王昱霄

瞎拍拍

昨天拍照,赶巧碰见一个用sony a7r的上班族大哥。二人在20层大楼的楼顶上,对着一片夕阳,紧接着又是茫茫夜色。
他在寒风中感慨:
“摄影啊,是件孤独的事。我们在这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方爬上爬下,拍出来成片之后的感情也只自己一人才能知道。”
我笑了一笑,也没有多言
分别时,他送了我一只小手电筒。
于是就有了↑

原来定焦头是如此地好用

你已褪去当年的懵懂

我还却痴情依旧